闻小华散文| 说 猪

曾记得, 1989年在西安政治学院,有位很敬重的上校写过一篇杂文《吃猪肉的学问》。当时引起院内不小的轰动热评。北方很多地方把猪肉喊做大肉,这个大说明是大众日常不能缺少的缘故,譬如大米大白菜。一句吃是为了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吃流传至今,各人各理解...

朱龙伟散文|只怕酒醒时

老朱第一次喝酒应该是初中毕业的时候,吃散伙饭,喝点啤酒,刚喝啤酒的时候论杯,说的都是今天喝了几杯,几十年后啤酒已经当成饮料了。老朱天生不会喝酒,爹妈都不能喝,没有喝酒的天赋。老朱的酒量是酒精沙场练出来的,一次次喝醉后的鼻青脸肿是酒量上升的代...

  • 1